前几日神村的陈晓杰同志失恋了,作为好基友的陈先生纵然一直声明讨厌喝酒也毅然陪伴赴酒吧借酒消愁,此等高情厚谊让旁人看了不免感动的潸然落泪╮(╯╰)╭,照理说咱作为一个外人无权点评人家的感情状况,可是就在他们分手前不久刚跟他们吃了一顿饭,也就无聊瞎写写咱自己的想法了(最近混豆瓣,豆瓣讲,21世纪的优秀青年都应该每天强制的写日志,没话也写,写久了也就出口成章了,o(╯□╰)o我是好青年)。
话说前不久的一个傍晚,陈先生发来微信告知我,晚上晓杰同志携带家眷请咱们吃饭,看到此消息当时心里咯噔了下,因为一年前也是这样,晓杰同志携上一个未成的家眷请我们吃了烧烤,然后第二天就拜拜了( ^
^ )/~~,我总觉得是因为陈先生的正义之光太猛烈,吓跑了人家姑娘,毕竟能面无改色的听完 “肛门出血啊,吐口痰搅一搅更好吃啊”之类还能心情愉悦吃饭的也不多,所以那天去吃的时候,我的心情带了一点的忐忑,然后过程简单的说下,就是我吃到了喜欢的鱼头,那姑娘拿着手机边玩边吃到了喜欢的鱼头,我唱了一首走调的《简单爱》,那姑娘拿着手机玩游戏也唱了一首好听的《你知道我很难过》,我和陈先生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姑娘和晓杰同志各自拿着手机玩游戏,临行前坚决不用晓杰同志送她回家自个儿走了(⊙_⊙),事情就是这样,各位看官,你们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其实对于什么样才叫谈恋爱,我觉得我没啥话语权,上学那会被家里人三申五令不准在学校谈恋爱,一毕业马上安排相亲,相了好多个碰上了陈先生了,猫抓老鼠般的过了一年多,然后就这样了。可是!!!!可是!!!!就算我对恋爱一无所知,我觉得绝对不认为晓杰同志和那姑娘的相处模式是叫谈恋爱,连暧昧都算不上吧(╯▽╰),我想象中恋爱中的人应该是没见面会想念,想起来会微笑,见面了有话聊,对视时嘴角会上扬(>^ω^<),而绝对不是各自玩手机,期间基本无交流,而且在公共吃饭场合老是拿着个手机玩,也不礼貌吧,这要是换我的话,买了单提起包就走了,事实上我也这么干过,下次可以以此事件写一篇日志名字叫《和陈先生的第一吵架》。 谈恋爱段落就到这了,再怎么凑字数也凑不出了,关于失恋后的,伤心免不了,不过我反对借酒消愁的行为,更反对把借酒消愁的照片放上朋友圈,如果那个女的看到这些照片,不会因为你的行为对你心生怜悯或者感动什么的,只会觉得这个人好low,醒醒吧,晓杰同志,世上女生千千万万,总有一个在某一个地方等你,分手了难过,去操场跑几圈,跑累了睡醒了又是一神村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