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哪天陈先生问我订婚后有没有去看过他的网站,他的网站貌似打不开了,当下瞬间就想起了他那篇飘在首页的《订婚纠结症》,有一点点的愧疚,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做了逼婚这不道德的勾当,还笑的这么开心,这一定是我平时坏事做太多了的报应,大仙让我去给我的丰富人生写本自传,总结起来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她出生了,然后,死了,埋在了小小的盒子里,被蒋总骂惨了,没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