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咱们大温州

中午看到一个帖子,讲一个姑娘谈了一个温州的男生,结果就是男生家里不同意然后发帖求助该怎么破,哎,不免又印发我要感慨一番,想咱大温州啊,以火柴皮鞋出名,以炒楼做生意名上加上,出门在外大部分人都会感慨你们温...

- 阅读剩余部分 -

有点想睡觉了

晚饭吃了好多,把肚子撑得圆滚滚的,暖暖的胃挤着心脏的位置,那心里就不会清冷那么的空落落对不对,哎,管不住自己的嘴还要去找个美好的借口,这就是为什么人活着那么累,吃饱好困啊,要不要去睡一觉呢,昨天夜里醒来两次,一次做了噩梦,一次不知道为嘛,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呢,姨妈昨天打电话来讲了一个小时,不断的跟我灌输女孩子不能浪费自己的最美好的时光,TOT其实我也没浪费那,真的,我只是懒而已嘛,下午打标牌的时候不小心打到手指头,然后就痛死了。

年少无知的人类

自从前两天开始决定禁止怡洁同学的上网行为已然有几日,今天星期六天气略显沉闷,不过天气并不能阻止孩童们的快乐心情。 一大早出门发现几个孩子在房子旁摆砖块玩,被我一声红军给吓散了。这些孩子我都不认识,也不多说。特别要提一下怡洁同学,这孩子老是自以为是的认为别人的智商都是着急的,六楼禁网后还跑到二...

- 阅读剩余部分 -

万般皆浮云~

我也曾把我光阴浪费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只因为爱上了你才开始渴望长命百岁能伴你走过街巷阡陌陪你度过迩孤独光阴随你看尽晨霞夕景我是如此的渴望-BY吾志一姑娘 ======================================...

- 阅读剩余部分 -

朱龙记

朱龙是厂里一个计件的小伙子,我对他印象比较深是因为两件事,其一就是每次发工资他每次都不厌其烦的过来跟说我把他算错了,每次我只得一个个算起来跟他对,然后每次都刚好是我没错,然后下一次他还是会过来说我给他算少了(不知道下次给他算多的时候他会不会来找我),另一件就是有次我在厕所门...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