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洗碗的时候婆婆比较气愤的跟我吐槽,说公公听了村里妇女主任的怂恿让我跟陈先生去办结婚证,我挽了下袖子“嗯”了一声示意婆婆接着说,婆婆后来说的大致意思是,不能这么早办结婚证,办了之后每个月通知去孕检比较麻烦,而且要是生娃娃,第一个是女娃娃,第二个还是女娃娃的话就不能再生了,还是等以后怀了B超照出来是个男孩再去领了比较好......

早上爸爸在企鹅上找我聊天,第一句话就是让我在婆家一定要勤奋点,不要跟在家一样房间都还要你妈给你收拾,我呵呵两句,举手跟他保证,我一定每天拖地板洗衣服,充分发挥自家老妈的精神,然后他满意了放过我说自己要去吃饭了,我大呼一口气,心情瞬间跟我的股票一样,跌倒底了......

两个生活片段,让我心情比较忧郁,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一直提倡“男女平等”,虽然从生理上和其他千丝万缕的方面上看来,男女之间不可能有绝对的平等,但是并不能说明女人的地位就比男人的低啊,凭什么女人嫁人了就一定得承包做饭洗衣服,做饭洗衣服那是一种爱的表达形式,不是责任和义务,哎,不说了......还是研究股票去吧,我要自己发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