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许多天没更新啦,整理了一些相关于该标题的文字。本来也没此篇文章,昨天听收音的时候,主持人推荐了这么一首歌,本来这是一个伤感的标题,但是老谭歌唱下的声音却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一股清新迎面而来,带来更多的是人生的感觉。

整理的内容并非与歌曲100%兼容,人生这种感悟本就没有完全的兼容度。感谢三毛同志以及TJM同志(散文网)写出动人肛弦的文字。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如果有来生,要化成一阵风,
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
没有善感的情怀,没有多情的眼睛。
一半在雨里洒脱,
一半在春光里旅行;
寂寞了,孤自去远行,
把淡淡的思念统带走,
从不思念、从不爱恋;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
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
东方有火红的希望,
南方有温暖的巢床,
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
如果有来生,
希望每次相遇,
都能化为永恒。
继话题性十足的抢听单曲「谭某某」,维维推出她的第一波专辑主打歌「如果有来生」,再度发挥千变万化的唱功技巧,展现了『柔中带肛』的魅力,让歌迷感受到另一面的谭维维。歌词内容描写憧憬简单的大草原生活,与爱人远离尘世的日子,曲风温暖而诗意,歌曲一开始就听到简单拨弦的吉他声,先把画面带到茫茫的大草原上,维维轻轻柔柔的声线不急不缓得跟着进场,牵引着情绪带进了温暖稻田世界,间奏的部分更是使用大型的管弦乐演奏(间奏为《卡农》),每个音阶乐器层次分明,浓浓的表现草原上的飞鸟以及风吹的声音,可说一首世外桃源的歌曲代表作!
如果有来生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元徐再思

——题记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做一丛花,或一棵树,一根草都好。再不济,让我做爬虫,蝼蚁也行,就这样无知无觉的生长,不要有哀乐喜怒,不要有嗔怨痴慕,不要有期待失望,不要有拥有逝去,不要有等待重逢,不要有应诺失信。世间的所有,会左右人情绪思想的,统统都不要有。就这样,醒食日月精华,梦寝风露流光,自由而无知觉的活着,任华年苒茬,我自逍遥。

如果可以,我愿是飞鸟经过,偶尔遗落的一粒种子长成。而不要是有人亲手栽种,我不想再有感君一回眸,使我思君暮与朝的怅然。思念是苦,而连思念也只是奢侈的感觉更让人痛楚。情之一字,不外如是,却让人堪不破,走不出,巡徊兜转,百计无出。

今生已矣,而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置身于谁的后院。被人怜惜,照顾,被人修剪,侍弄。因为我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习惯。可能,别人不过是随意的施与,过后,姹紫嫣红,早有另外的精彩吸引。而一棵树,一棵草,却只是将根固定在相同的地方,在别人的散漫与随意中开始习惯,开始期待,而所有的无望与凄怨该是自此而始。何必!惟愿置身于旷野,餐风饮露,生也好,死也罢,不过是顺承天意,与人无尤!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生长的地方,从不曾有你的驻足。或者,那般无知无识的生长,一梦五百年,不过,在你偶尔的疲累停歇时,有记忆潮水般涌来,让蒙昧开始觉醒,让无识开始变成每一片叶子的快乐舞蹈,方知晓,多年间,我只是为了这一刻的芳华灿烂!!

可是,你有你的旅程,你有你的归途,我却不能随风而行,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离去,看着你一步一步在我视线中远离而出声不得。我原本就是小气而又贪心,有了芳草如茵,鸟语花香,又怎么愿意重归蒙昧,黑暗?!而现实的挪移不得却只会让我平添一段新愁,而这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节,变成瘤,变成一圈一圈,因为思念而幻化的圆。不是入鹘,又怎可体会每一个岁岁年年,每一个日转月瞑,每一个分分秒秒,那样缓慢而安静流动的,深入骨髓的无望与伤痛。

所以,惟愿时光出了一个小岔子,你在本来行走的道路,因为惫懒,因为新奇,或者随便因为你高兴的什么原因都好,改走了另外的方向。这样,我不曾见过你,也不会眷念,继续着过往的生活:太阳升起,我开始舒展枝叶,大雨落下,我开始冲刷身体,而后,春发芽,秋落叶,遵循四季更替,尘归尘,土归土。

而如果,最好的如果,该是希望在今生,我从没有遇见你。这样,我对未来,还有着最明净的期盼,因为未知,所以可以给自己设想最美好的结局。可是,如果真是这样,这一世,我又如何可以去感受那种流星闪过的刹那华光。我又如何知道,原来,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是如此的让人沉醉。我又如何可以拥有那些,曾经每一个细胞都在舞蹈的芳华。那些静待花开的期盼,那些婉转的想念,那些流光间温情的互换,这些,我又如何去拥有?算昙花一现,却毕竟曾经在暗夜中璀璨,灼灼其华。只是,这一世,痛,不想再无止境持续。万物自有缘法,凡事都有尽头,就让这一世的甜蜜哀怨,都在这一世堙灭寂然。

来世,你要好好的,幸福安泰。而我,自投身于宇宙洪荒,算一粒尘埃,从此万物皆忘,万物皆空,缈缈惘惘,无知无觉于天地间,亦不失为大幸。